~水芙蓉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我要握住一個最美的夢給未來的自己~
  • 72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徵文] 需要被撿起的故事 – 傳愛

  多哥共和國,一個在西非的狹長型國家,也被稱做「迷你非洲」,因為多哥境內蘊藏非洲所有的天然資源以及所有的問題,是都市化緩慢的國家之一。當地氣候、土壤及水源條件皆差,多數人生活困苦,同時多哥缺乏學校,但他們願意積極投入年輕一代的教育,期待能建設國家。   民國一百年一月,我給自己一個很大的生日禮物,這個禮物將我與遙遠的西非國家連接起來。 ***   民國一百二十年五月,當紅的談話性節目「八點時刻」訪問到法國著名小說家-丹.伯威利。   非洲出生、年僅二十七歲的丹.伯威利,畢業於巴黎大學,精通法文、英文,且略懂中文。念大學時以短篇冒險小說獲得校內文學獎冠軍,隨即文章被刊登於報章雜誌,丹.伯威利迅速走紅。大學畢業後出版半自傳性質的「追夢的人」一書,獲得一周銷售冠軍及年度十大暢銷書,其後陸續出版多冊以非洲為背景的冒險故事,皆獲得年度暢銷書的榮譽。   「看來我們真的邀請到大人物了耶!小八。」   「聽說伯威利先生這次到台灣旅行,指名要上我們節目,在幾個月前就預定受訪日期及撥出時間。」   「那我們還等什麼呢?點點已經等不及了。」   「讓我們鄭重歡迎法國著名小說家,丹.伯威利。」   伴隨輕快的音樂以及罐頭掌聲,攝影棚的拉門佈景被打開,一名黝黑的年輕男子在乾冰煙霧中走進場地。   「兩位主持人好。」伯威利輕輕點頭,一開口便是通順的中文。   「哇!真的好黑喔!」   「沒禮貌!」   「Don’t care,我是非洲黑人,本來就很黑。」   「不過你的中文真的很好,你來台灣不會沒帶翻譯吧?」   「No,對於一些俗語和台灣語我完全不行。而且台灣人說話好快,有點跟不上。」伯威利露出靦腆的笑容。   「那我們要放慢說話的速度,點點,你有聽到嗎?」   女主持人點點,比了個敬禮的手勢回答:「是!小八。」   「Oh,」伯威利將拿起手上的書,說到:「聽說來這邊要先送禮物,這是今年的新書。This is yours and… yours。」邊說邊將書遞給兩位主持人。   「謝謝。」「謝謝。」   「書名是Les……這是法文吧?」點點嘗試讀一遍,卻失敗了。   「Les histoires qui doivent être ramassés,另一本是English,兩個版本在France England and USA同時出版。」   「英文是The stories that need to be picked up。」小八正確地讀出英文書名。   「需要被撿起的故事。中文本在五月十日Mother’s day當天在台灣出版。」   「選擇母親節是否有特別的意義?您還特別指定本集要在母親節前撥出。」   「這本書想要獻給一位我視為Mother的台灣女性。」   「這位女性是?」   「Oh,我來台灣就是想要找她。」   「我們先讓伯威利先生就座好了。」   待伯威利於小沙發坐下後,主持人小八與點點開始進行正式的訪問。   「您剛剛說是為了找一位台灣女性……」   「呀!該不會其實是舊情人吧?」   「當然不是,她是my mother。」   「我記得您的第一本著作『追夢的人』中有提到,您曾受過家扶基金會的認養,認養人是台灣女性?」   「Yes。但是在描述她之前,我想先談談這本新書『需要被撿起的故事』。」   「好呀!為什麼這本書要這樣取名呢?看起來不像是冒險故事。」   「Yes。這本書描寫孩童的故事,是十三位在非洲受到T.F.C.F.照顧的人,他們如何受到照顧,並且這些人都是由台灣人認養的。」   「所以堅持以中文在台灣發行。」   「台灣人的愛心一向不落人後呢!」   「我想將這些故事告訴其他人,這些通常不被提及的故事。」   「所以才用pick up來形容。」   「所以中文翻譯我堅持用『撿起』,我覺得這個中文詞,符合我的創作想法。」   「撿起那些大家不知道的故事……這真是太有哲理了!」   「不過,透過家扶基金會,應該可以聯絡到當年認養您的人。您沒有這麼做嗎?」   「試過了,但是她在T.F.C.F.的資料沒有update,無法聯絡。」   「我聽說認養人會與被認養人通信,您應該有帶相關信件吧?」   「Of course,」伯威利拿起桌上的其中一封信,交給主持人點點,續道:「她總是用中文和English兩者,English name is Kelly Wu,中文是……」   「吳佳莉!」點點將信放入實物投影機後,將署名讀出。   「很常見的台灣女性名字之一。」   看著螢幕秀出信的內容,伯威利解釋道:「這是我最喜歡的信,與Gifts一起收到的。」   「Gifts?禮物?」   「No,我到台灣才知道,T.F.C.F.把它叫做『禮金』,是直接送到我們手上的現金。」   「根據家扶基金會的作業方式,認養的每個月固定金額,是提供給當地家扶基金會統籌利用,孩童似乎不會直接收到金錢;而禮金則是在固定認養金額外,認養人提供給被認養者的禮物。」   「所以被認養者的家庭,可以用這筆錢買生活用品或食物,對吧?」   「Yes,我的認養人Miss. Wu寫這封信,是希望我能好好利用這些錢。」   「我們來看信的內容。」   嗨!Dajda,你好,很高興認識你。     因為上帝的愛使我的生活不致缺乏,我也希望能將這   份愛傳遞出去。能與你在這樣的條件下相遇,我相信是神   美好的旨意,期待你能在生活中體會上帝的美好。     額外送你的金錢,你可以使用在家裡的任何需求上,   購買生活必需品以及食物。然而,若有剩下,我希望你可   以買或租任何你喜歡的書,我認為廣泛的閱讀是邁向成功   的最好方式之一。     期待收到你的來信,願上帝賜福給你。                        吳佳莉                        Kelly Wu ***   民國一百二十年五月七日八點,台東某個小家庭的客廳裡,四十多歲的男子與兩個十來歲的少女,正在觀賞談話性節目「八點時刻之法國作家來了」。   節目播放到信的部分便進入廣告,年紀較小的少女轉頭對男子說:「爸,媽媽也叫吳佳莉對吧?」   「我說小碧,你都國一了還不知道媽媽的名字?」   「不是啦!姊。是說媽媽的英文名字也是叫Kelly,和法國作家要找的人一樣。」   「這麼說也是,」男子笑道:「你們媽媽從學生時代就開始認養國外兒童,年紀算一算也符合。」   「所以真的是媽媽啊!」   「小碧,你去問問看呀!」   「為什麼是我?媽媽現在正閉關出考題,不能去吵她啦!」   「因為是你問的啊!快去快去。」   「真是的!去就去嘛!」   小碧離開客廳,來到母親的書房。   吳佳莉正坐在書房的電腦前苦思,儘管有十多年的教學經驗,每次到了段考前夕,要生出題目不同但難度相近的段考考題,她就必須閉關苦思。   五月初正是一個如此麻煩的時間之一。   「媽!」   吳佳莉望了一眼站在門口的女兒,問道:「怎麼啦?你們不是在看電視?」   「電視上提到你耶!」   「什麼?同名同姓吧!」吳佳莉不以為然地繼續編輯考題。   「媽,你有認養過非洲的兒童吧?」   「很多個。怎麼了?」   「有一個成為法國作家,現在在電視上找你耶!」   「怎麼可能?以我的名字認養的小孩應該都還很小吧?」   「你出來看就知道啦!」   吳佳莉將考題檔案存好,便疑惑地隨著女兒來到客廳。   『您的名字是Dajda?』   『這是我們家鄉的語言,在France我都使用Dan。』   「媽,他今年二十七歲,你有沒有印象啊?」   吳佳莉看著電視螢幕上秀出的那張似曾相識的信紙,露出溫柔的笑容,說道:「怎麼可能不記得?他應該是我第一個認養的兒童吧!」   「所以他真的是找媽媽耶!小碧你猜對了!」   「可是佳莉,」男子突然開口問道:「你應該一直有在家扶基金會認養孩子,怎麼會沒有更新資料呢?」   「大概是因為除了他,我在家扶基金會認養的名義都是團體吧!搬家後我就轉到世界展望會繼續認養,所以家扶那邊才沒有更新。」      『我為了不需要透過翻譯,就能看懂Miss. Wu寫的信,很認真的學習語言,中學時已經能看懂一半以上的English letter。這時我才確定T.F.C.F.沒有隨便翻譯,哈哈。』伯威利輕輕地笑著。      -廢話,為了讓你早日看得懂信,我還特別用非常簡單的英文句法來寫,雖然當時簡單的字詞已經難倒我了。   『您在第一本著作中提到,您中學時獲得法國大使館的特別贊助,因此可以到法國留學?』   『Yes,要感謝Miss. Wu信中的提醒,我的閱讀能力受到大使館館長的肯定,才得到這樣的機會。我們曾長期被殖民,France是最後一個,so我們國家通用的語言是French。English是自己學,為了看懂信。』   -原來他當時不用再接受認養的原因是到法國去了,真是受神眷顧孩子。   『那你的中文是怎麼學的呢?』   『在France,我正式接觸Christian。在France的church認識幾個台灣人,請他們教我讀信,順便學中文。』   『你的語言天分真是令人羨慕呀!』   -感謝主,替這孩子預備了這樣美好的道路。   「佳莉,要我替你打電話嗎?」   「咦?」   「剛剛主持人說,如果認識丹.伯威利要找的女性,可以直接打電話到電視台或是出版商,你要打嗎?」   「不用吧!這種事自己知道就好了。」吳佳莉搖搖頭。   「可是媽,他都找來台灣了,你就見他一面嘛!」   「妹妹說得對,他既然要把書獻給你,表示真的想在母親節跟你見面。」   「咦?姊,這樣他可以算是我們的大哥耶!」   「真的耶!爸,你就幫媽打個電話啦!」   「唉呀!為善不欲人知,更何況認養又不是花很多錢。」吳佳莉仍不願出名。   「但是我們要將這些被遺漏的小故事『撿起』來,把愛傳出去。」   「什麼意思?」沒有看到前半部節目的吳佳莉不解。   「就是他要獻給你的書『需要被撿起的故事』,The stories that need to be picked up。」   「媽,你就讓他圓夢嘛!」   「你們兩個想見他就直說,真是的。」吳佳莉無奈地笑了笑,轉頭請一旁的丈夫打電話。 ***   民國一百二十年五月十日上午,台東教會正堂崇拜,出現一名皮膚黝黑的青年。   民國一百二十年五月十日,吳佳莉度過此生最難忘的母親節。 ***   民國一百年一月,我給自己一個很大的生日禮物:認養非洲兒童。      「妹!這個孩子看起來很有潛力,說不定真的會因為我信中的鼓勵而成為有名的人物呢!」   「你少作夢了,趕緊把手中這封信寄出去才是。」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