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芙蓉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我要握住一個最美的夢給未來的自己~
  • 72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徵文] 耳朵裡的花 – 魔術 × 約定

  N大研究所,博一必修專題討論,第一堂課,自我介紹。   「大家好,我是張毅樺,弓長張,毅力的毅,木部的樺。本校數學系畢業,本所碩士畢業,大學曾擔任魔術社社長,興趣是魔術。」   「哇!魔術耶!來變一個吧!」   毅樺在背包中翻找隨身攜帶的撲克牌,突然一朵紙花映入眼底,他的腦中浮現三年前那個約定,嘴角不禁微微上揚。 ***   那一天,接到教授臨時有事而停課的通知,張毅樺和林依萍頓時不知道空出來的下午要做什麼。   林依萍,是張毅樺在碩一時追到的女孩,嬌小可愛的她,是張毅樺最喜歡的類型。張毅樺對林依萍的第一印象,是她在專題討論發言時的那股自信,以及曾經擔任社團領導者的能力,因為這和她的外表太不相配了。正因為這樣,當毅樺發現自己一直忍不住觀察依萍時,反而有點退縮,他害怕去追這樣一個看起來理性、認真的女生,會碰到一點都不軟的釘子。   然而,毅樺錯了。依萍的認真,只是她對自己的責任;依萍理性,則是她避免受傷的一道偽裝。依萍的反應快、思路敏捷,而且堅強獨立,在她身上可以看見不少刻板印象中男生才有的特質,而她也毫不隱藏的表現出來,因為,這是她的保護傘。   當毅樺慢慢發現這一點時,他知道自己有機會。某一次吃飯,毅樺說出自己的觀察,最後他說一句話,讓依萍流下據說是生平第一次在父親以外的男性面前流的淚。   『可以讓我做你的那把傘嗎?』   「欸!毅樺,突然停課好不習慣喔!」   兩人坐在司令台上,望著空曠的操場。   「嗯,也不想寫作業。」   「不要提到作業啦!」依萍摀著耳朵,搖搖頭。   「那要幹嘛呢?你又不喜歡逛街。」   「你變魔術給我看!」依萍的眼睛突然像是閃著光芒。   「咦?」   「你不是信手拈來就是魔術嗎?快啦快啦!」依萍扯著毅樺的手,前後搖動著。   毅樺很受不了這類型的撒嬌,但也很享受。更何況,魔術對毅樺來說,已經可以說是身體的一部分了。   「好啊!那你看仔細喔!」   毅樺伸出右手在依萍眼前晃了晃,說:「我手上沒有東西。」   「嗯!」依萍點點頭。   毅樺笑了笑,把右手覆蓋在右耳上,迅速一拉,一朵粉紅色的紙花突然出現在手上,紙花大概直徑五公分,還綁著一段約十公分的綠色鐵絲。   「咦????」依萍愣了愣,才驚訝道:「為什麼你耳朵裡有花?」   毅樺面帶微笑,把玩著手上那朵花。   「告訴我啦!」   「說出來就不稀奇了。」   「不管,我一定要找出來!」說著,依萍便伸出手,拉拉毅樺的耳朵。   「你幹嘛啦?」毅樺下意識地偏了偏頭。   依萍卻不死心,反而把頭靠近毅樺的耳朵,似乎想要看個仔細。   毅樺甚至可以感覺到依萍的呼吸就在耳邊。   「喂!很癢耶!」毅樺忍不住地轉過頭。   這一轉頭,卻正巧讓兩人的唇碰在一起。   兩人均是一愣。   當依萍想要退後時,毅樺伸出手固定住依萍的臉,並輕輕地閉上眼,加深這個吻。   依萍全身僵硬,瞪大眼睛,突然不知如何反應。   後來,依萍慢慢放鬆身體,閉上眼睛,有點笨拙地回應這個吻。   良久,毅樺放開依萍,溫柔地凝視著她。   被這樣凝視著,依萍感到一股熱流沖上腦門,她知道自己的臉一定變得很紅,連忙雙手摀住臉,低下頭。   毅樺笑了笑,說:「只不過是親一下,幹嘛那麼激動啊?」   依萍忍不住反駁:「什麼只是親一下,這可是我的……我的…….」但卻越說越小聲。   毅樺挑挑眉,問說:「這該不會是你的……初吻吧?」   被這麼一說,依萍不服輸的個性突然顯現,大聲回道:「初……初吻又怎樣,我就不相信你沒有初吻,哼!」說完,生氣地把手插在胸前。   毅樺順著依萍的語氣回說:「好啦!不要生氣嘛!來,這朵花送你。」雖然在他看來,這只是依萍害羞的嬌嗔而已。   依萍接過那朵從耳朵裡拉出的花,把玩了兩下,輕聲說:「親都給你親了,你總該告訴我這花是怎麼變來的呀!」   「你真想知道?」   依萍點點頭。   「好吧!那我慢動作一次喔!」   看完毅樺慢動作示範從左耳拉出一朵花後,依萍忍不住叫道:「好爛喔!」   「魔術說破了本來就不值錢啊!」   「可惡,花給我!」依萍一把搶過毅樺手中那朵天藍色的紙花。   「你以為我只有兩朵嗎?」   毅樺隨手一揮,又變出兩朵不同顏色的紙花,是橙色及黃色的。   「咦咦??你哪來那麼多花?」   「你也有啊!」毅樺伸手捏了捏依萍的耳朵。   「什麼?」在依萍還沒反應過來之際,毅樺從她耳邊拉出一朵紫色的紙花。   「哇啊!你對我的耳朵做了什麼?」依萍忍不住揉揉耳朵。   「一樣的事啊!喏,都給你。」毅樺將三朵花遞給依萍。   看著手中五朵不同顏色的花,依萍若有所思了起來。   「怎麼啦?」   「吶!毅樺,這個『耳朵裡的花』的魔術,你不可再變給我以外的人看喔!」   「為什麼?只是魔術而已啊!」   「我說不可以就不可以。」依萍意外地堅持。   毅樺點點頭,說:「好~沒問題。」   依萍伸出右手拇指和小指,在毅樺眼前晃了晃,說:「打勾勾!」   「都幾歲了還打勾勾?」毅樺忍不住皺眉。   「不管啦!我們約好的。」   看著依萍堅持的臉,毅樺只得同樣伸出右手拇指和小指。   兩人小指相勾,再用拇指輕輕地蓋了一個章。   「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約定喔!」   看著依萍一臉滿足地玩著花,毅樺感到滿滿的幸福。   他真的,好愛好愛她。 ***   「喂!聽說魔術都是用來把妹的,教一招吧!」   「我是沒這樣追過啦!不過用來拉近和女朋友的距離還滿好用的。」   「是什麼?教一下啦!」   「不要。」   因為,這是我們的約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