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芙蓉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我要握住一個最美的夢給未來的自己~
  • 72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徵文] 匿名信 - 偽造證據

  深夜時分,書房的燈卻仍明亮,少女端坐於桌前,正用透光的信紙,一筆一畫描繪著。 ***   放學後,C高中「暗號研究社」社辦內,氣氛低迷。   自從社員高一林美雅,疑似被社員高二范柏祐誘拐後,暗號研究社內充滿了沉重的陰影。雖然社長高二吳若萍在事情曝光那天,便當機立斷把范柏祐除名,但所有社團幹部和社員仍然被一一調查。     大部分的社員都離開了,僅剩下少數幹部在放學後仍會聚集,高二張雪翎便是其一。   雪翎手中握著一張事件發生至今的時間表。      2010.05.02 (日) 林媽媽發現美雅沒有回家,報警且通知學校。   2010.05.03 (一) 林美雅沒到校,導師蘇仲森老師與警方搜查美雅房間,            發現數封情書,內容提到與范柏祐的曖昧對話。警方傳            喚范柏祐說明,蘇仲森老師認定范柏祐為主嫌。范柏祐            否認,並解釋每句曖昧對話的確實意義,聲稱是暗號研            究社入門暗號。范柏祐暫時釋回學校,不願多談其它事。   2010.05.04 (二) 學校公告:范柏祐為誘拐林美雅的嫌犯。范柏祐被停學、            被社團除名。   2010.05.05 (三) 范柏祐沒到校。   2010.05.06 (四) 范柏祐沒到校。聽說被警方抓去?   2010.05.07 (五)   「小倩,范柏祐今天還是沒來上課嗎?」   雪翎身旁的少女回答:「他都被停學了。你可以在今天這行寫上『范柏祐沒到校。』」   「雪翎,柏祐這幾天真的都沒跟你聯絡嗎?」一名少年隨性地靠在桌緣,低下頭看著雪翎寫字。   「為什麼你覺得他會跟我聯絡?」雪翎皺起眉頭,一臉不解。   「因為你們不是男女……唔……很特別的朋友嗎?」少年嘿嘿笑了兩聲。   「俊豪,你幹嘛改口啊?他們本來就……」小倩話還沒說完,俊豪連忙摀住她的嘴巴,並小聲地在小倩耳邊說:「不准在她面前提到這個名詞,你想被柏祐的眼神殺死嗎?」   一想起當初他們起鬨時,柏祐投過來的冷酷眼神,小倩連忙摀住自己的嘴巴,瞪大眼睛,小心地觀察雪翎的反應。   話題的女主角卻似乎陷入自己的沉思,對週圍的事恍若未聞。    ***   特別的朋友……?   我望著手中的時間表,想起表上沒有寫的事。   星期一放學後,   -范柏祐,下午警察找你過去,是發生什麼事呀?   -沒什麼。   -說嘛!說嘛!   -沒事。   -你不說那我就亂猜了喔!是不是跟美雅失蹤的事有關?   -……。   -你不否認就是真的有關喔!?   -……如果我說,美雅的失蹤跟我有關,你怎麼想?   -咦?   -不,沒事,再見。   -喂!你怎麼都不說清楚啊?   仔細想想,那時他頭也不回就離開,是不是代表他有預感隔天的事會發生?   而我的眼神,是不是也透露了什麼會傷到他的表情?   星期二,公佈欄前。   【緊急公告】高二丙班范柏祐因與本校林同學失蹤一案有關,經各科教         師討論後,為不影響校園整體運作,決定暫時以停學處分,         靜待警方調查。   【社團異動公告】高二丙班范柏祐因個人因素,正式退出暗號研究社。   竟然被停學?原來和美雅失蹤真的有關係。   -如果我說,美雅的失蹤跟我有關,你怎麼想?   我怎麼想?我該想什麼呢?   『雪翎!你過來一下。』   『若萍?』   沒有給我反應的時間,若萍就把我拉離圍在公布欄前的人群,一路拖至社辦。   社辦內已聚集所有的幹部。   『怎麼回事?現在才中午耶?』我感到非常困惑。   『我有事要跟你們宣布。柏祐不是主動退社的,是我為了不影響社團的運作,不得不做的「除名」決定。』   除名?等……等一下!   『若萍,你說除名?』   所有人都看著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大家要看著我?   『這也是沒辦法的呀!』   『雖然我們好像還是會被調查。』   『可是我也不覺得那些信有什麼問題啊!』   『我覺得有什麼地方怪怪的。』   『總之,雪翎你不要想太多啦!』   我露出苦笑,怎麼好像變成大家在安慰我?   『我覺得若萍做得很好啊!你們大家是怎麼了?』   換成一片沉默。   『是說,你們都看過那些可疑的信了嗎?我也要看啦!』   若萍皺皺眉,思索了一會兒,還是把那幾封信交給我。   的確,用暗號研究社通用暗號來閱讀,是對某個人的單戀,而且是個年紀比她大的人。但是,撇開暗號不談,這幾封信幾乎每封都提到范柏祐,而且都不是在有影響暗號解讀的地方,也就是說,這個位置可以填入任何名字,所以,為什麼都是范柏祐?   突然感覺胸口怪怪的、悶悶的,也許是沒有開窗戶的關係吧!   我放下信,正好午休結束的鐘聲響起。   『這裡好悶,我先回教室了。』   不理會其他人的反應,我離開社辦。   說要回教室,其實我也不怎麼想回去,只好在走廊閒晃,卻遇見我現在最不想遇到的人,他也如我所想的喚了我。   -雪翎!   -是你啊!   他似乎對我的反應感到疑惑,但這次換我不想多說什麼。   -你……吳若萍是不是給你看了那些信?   -看過了。   我現在不想聽見他的聲音,聽到他的聲音讓我的胸口更悶,我好想逃走。   我側過身,想繞過去,手腕卻被他一把抓住。   -你放手!我要去上課!   -你先回答我,這整件事你是怎麼想的?   為什麼要一直問我想法?我該有什麼不一樣的想法?   -就和大家一樣啊!你因美雅失蹤的事被社團除名了。   聽到我的話,他的手似乎一鬆,我正想抽回被他抓得有點痛的手,他卻突然用力一拉,把我推到牆邊。在我的背撞上牆壁,還來不及喊痛時,又一拳揍向我臉頰旁的牆,拳頭上的勁風畫過我的臉,我嚇得完全不知如何反應。   -連你都相信那樣的事?   他低著頭,嘴裡吐出低沉的嗓音,似乎在壓抑著什麼。   但我一點也不想管,我只覺得莫名其妙。   -你放開我啦!很痛耶!   他卻只是將我的手握得更緊。   -你寧願相信那些范柏祐和林美雅的傳言,也不相信我?   相信你?我感到一陣無名火襲上來。   -你要我相信你?我拿什麼相信你啊!你什麼都不說,你到底要我相信什麼?   怒吼完,我喘著氣,不想直視他。   他也陷入短暫的沉默。   -對不起。   他仍然低著頭,但聽到他坦率的道歉,我反而不知所措起來。   -我什麼都沒有說,包括我對你……一直……一直……   一直什麼?為什麼越說越小聲?   他突然放開我,眼睛直直地看著我。   -我會找出林美雅的,我一定會證明這件事與我無關!   說完,頭也不回地跑走了。   最後,他還是什麼都沒有說。      手中的時間表越抓越緊,我總覺得好像還遺漏了什麼,好像遺漏了什麼重要的東西。   「雪翎?」小倩用手在我眼前揮著。   -雪翎!   對!是名字,明明是在不同的地方考進同一個高中,明明是剛好一年級被分在同一班,為什麼他好像早就認識我了?為什麼他可以喊我的名字這麼順?   我用力站起來,似乎嚇到面前的小倩,但我管不了這麼多,我翻出社團通訊錄,隨便拿一張紙,將他的地址抄下。   「今天看起來沒別的事了,我先走啦!掰掰。」   我抓起書包衝出社辦,留下不知所措的兩人。 ***   雪翎握著紙條,衝進捷運站。   坐在車廂內,她稍稍喘口氣,列車的目地是淡水。   列車從地下鑽出地面,雪翎望向窗外,才發現天色已暗下來,她突然驚覺自己竟然這麼衝動,不加思索就決定跑到這麼遠的地方,連忙打電話回家報平安。   但是她不想就這麼回去,在她的心裡,隱約覺得,如果不去他家,好像就會錯過很重要、很重要的東西,她要親自去確認這個感覺。   范媽媽很熱情地招呼雪翎,卻沒看見范柏祐的影子。   「柏祐被警方帶去了,說什麼要暫時拘留,讓他沒有跟那失蹤女孩連絡的機會,好像是要逼他說出藏女孩的地點。但他除了家裡以外要藏去哪裡啊?」   「伯母,范柏祐是真的和美雅失蹤沒有關係嗎?」   「怎麼可能有關係,柏祐心底真正在意的,只有小學時那個女孩而已。」   「小學時的女孩?」雪翎感到非常驚訝,好像就是差這麼一塊拼圖,她的疑惑就完全解開了。   「是呀!說起來也是我們大人的錯,柏祐五、六年級的時候,我和他爸正在鬧離婚,兩個人吵得不可開交,完全沒有注意到他的感覺。當我們終於談妥離婚,我也得到柏祐的監護權後,想要開始好好關心卻差點來不及。如果你有看到他那時候的眼神,你會懷疑他根本是在黑道長大的孩子,在他做了一些違反校規的事後,我才真正驚覺我的孩子恐怕再也回不到從前的樣子了。」   「黑道孩子的眼神?」   「嗯,就在我以為他將要犯下違法的大錯時,那個女孩出現了。轉學進來的善良女孩也不知道用什麼魔法,把柏祐整個改變了。柏祐不再露出可怕的眼神,再也沒有違反校規。後來,考慮到柏祐曾犯的過錯,為了不讓他升國中後被盯上,雖然他不願意,我還是給他改名換姓,並且從南港搬到淡水來。」   「你是說,他以前不叫范柏祐?」雪翎瞪大眼睛。   「是呀!以前他跟父親姓許,名字則是人部的伯和佑。」   「許伯佑……」雪翎低下頭,終於明白為什麼他一開學就認識自己,因為這些年她都沒什麼變。但是他卻變了,連姓名都換了,所以自己才認不出來。   「伯母,我可以到他的房間看看嗎?」   范媽媽點點頭。   在雪翎進房前,范媽媽突然問:「你是那個女孩嗎?」   「我……」   「不管是不是,我覺得你可以改變他,柏祐被帶走時的眼神,讓我好擔心。」   雪翎沒有回答,只是微微點頭,轉身進房。   房間很乾淨整齊,不像一般高中男生的房間,雪翎認為也許是范媽媽剛整理過,畢竟,這間房間應該已經被徹底搜查好幾次。   被搜查過的房間,還能有什麼未被發現的線索?   雪翎不服氣地用力往床上一坐。   「說什麼要證明自己,結果什麼也沒有找到就被抓走了,喂!快點把你目前發現的證據給我看呀!」   雪翎的視線在房內遊走,最後停在書桌上。   直覺,也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覺得這個木製的書桌一定有古怪。   她走近書桌。   書桌右下方是三個抽屜,雪翎拉開抽屜後,發現抽屜沒有書桌的寬這麼大。   「也就是說……」   她把每一個抽屜都拿下來,果然在抽屜後方發現一塊直立的木板,上面卻沒有任何凹痕或手把,好像原本就在那裡一樣。   雪翎推了推木板的各處,在推右方時,木板動了,看起來是沿著一個軸心逆時針旋轉。當這個隱藏的櫃子打開時,映入雪翎眼簾的是一張紙條以及一個鐵盒。   「林美雅暗戀蘇仲森」   紙條上潦草寫了這八個字。   雪翎瞪大眼睛。   『我覺得有什麼地方怪怪的。』   雪翎知道自己似乎發現整件事的關鍵。   本來應該可以直接到美雅家調查,但雪翎望向鐵盒。   禁不住好奇心,她還是打開它。   裡面是零零散散的紙片,有測驗紙、作業本的內頁、考卷的一角、便條紙、回收紙、糖果紙、信紙……等大大小小的紙片,每張紙片或多或少都寫了一些鼓勵的、關心的、愉快的話,以及畫了大大的笑臉。   雪翎感到鼻酸,眼眶濕熱熱的。   這些,全部,都是當年她寫給他的紙條。   雪翎緊緊地,緊緊地抱著鐵盒。   在美雅家,雪翎見到雙眼哭腫的林媽媽。   在美雅的房間,雪翎找到美雅的日記。   從日記中,雪翎想到一個計畫。 ***   C高中一年級導師辦公室。   「報告!」   少女走進辦公室。   「我要找蘇仲森老師。」   順著其他老師的指示,少女走近蘇仲森。   「什麼事?」   「老師,我是暗號研究社的幹部張雪翎,美雅算是我帶進社團的,因此我很擔心她,不知道有沒有她的下落?」   「還沒有,姓范的同學一直不說出來,警方也沒辦法。」   「是這樣的,老師,我周末收到一封沒有署名的信,我覺得字跡很像美雅的。」   「你說什麼!」蘇仲森臉色大變,忍不住大喊。   這一喊,引來其他老師的關注。   雪翎露出幾不可見的微笑,把信紙拿出來。   「老師你看,這是美雅的字跡。」   「怎麼可能?」蘇仲森感覺有點失神。   「雖然看起來是閒話家常,可是用暗號研究社通用解法,就會變成『我在仲森老師家,很幸福』。」   「不可能,」蘇仲森似乎失神到沒注意自己的話,喃喃自語說著:「我明明把她所有的通訊方式都收起來,也叫人看守她不准外出,怎麼可能寄信?」   雪翎故作驚訝地輕呼:「所以美雅真的在老師家裡?」   蘇仲森這才清醒,連忙說:「怎麼可能,你這封信是哪裡來的?」   雪翎露出笑容,晃了晃掛在胸前的手機,手機正顯示著「通話中」。   「老師,有什麼話直接跟警察說吧!」   後來,警方在蘇仲森家裡找到失蹤一個星期的林美雅,蘇仲森也因誘拐未成年少女的罪被革職,移送法辦。   屋頂上,微風徐徐。   少女趴在欄杆上望著遠方。   少年雙手抱胸靠著欄杆,看了少女一眼。   「為什麼要用匿名信?署名不是更真實嗎?」   「你很呆耶!第一,雖然美雅的字很工整,要描寫很方便,但是她簽名都用Meiya,而且是草書,我要怎麼模仿啊?第二,若是沒有簽名,就可以掰成是為了社團研究之用而編造的故事,簽了名就是偽造文書耶!違法的耶!」   少年點點頭。   「換我問你,為什麼你知道美雅喜歡蘇仲森老師?」   「……」   「還是什麼都不說嗎?」少女顯得有點失落。   「有一次翹課到社辦閒晃,不小心看到她也翹課在寫情書。」少年的眼神飄了飄。   「所以她才會在情書中寫你的名字……等一下,你說翹課!!」少女轉身瞪著少年。   「對……對啦,蘇仲森的課。」少年斜眼看著地板。   「難怪他會針對你,活該!」   「……」   「不過,」少女露出邪邪的笑容:「我這次可是幫了你大忙,有沒有什麼獎品?」少女伸出手,眨眨眼看著少年。   少年轉身直視著少女清澈的雙眼。   「眼睛閉起來。」   「幹嘛?」   「閉起來就是了。」   少女疑惑地閉上眼睛。   少年低下頭,將臉靠近少女的臉。   最後,將唇覆上少女的唇。   -我喜歡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