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水芙蓉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我要握住一個最美的夢給未來的自己~
  • 755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徵文] 台灣超級英雄-台北/員山子分洪道

  大家好!   我的全名是「員山子分洪道」,由於這個名字實在太長了,所以我附近的叔叔、阿姨、爺爺、奶奶們,都喜歡叫我小員,我覺得這個名字很可愛,我很喜歡!   正確來說,我今年剛滿五歲,雖然在我正式誕生前,已經發揮了我誕生的目地,但我都沒有印象,是聽基隆河媽媽說的。基隆河媽媽還說,我的誕生保護了很多人類,也保護了整個台北地區的財產,雖然我還不太了解,不過我很努力的學習,相信很快就能懂的。   要說明我誕生的目地,就要先從基隆河媽媽開始說起。當年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古早台北地區經歷了我還不太懂的幾次地殼變動,然後發生了河川襲奪的事情,當兩條河在瑞芳阿姨附近接起來的時候,基隆河媽媽就誕生了。因此,基隆河媽媽的流徑不像大部分的河流一樣是直接入海,而是在瑞芳阿姨附近轉了一個大彎,這個彎離最近的海岸線只有不到兩公里的距離。   基隆河媽媽順利地流入台北盆地後,因為台北盆地內的土太軟了,所以流徑彎彎曲曲的,有時還會擺動蛇行一下。本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但台北的人類越來越多,又喜歡住在水邊,基隆河媽媽不小心扭動身體,或是雲伯伯一下子生出太多雨滴,台北地區的人類就會哇哇叫,然後咒罵無辜的基隆河媽媽。   「你們難道不知道,如果沒有基隆河的存在,台北市也不會有好的發展,基隆河就像台北市的母親一樣耶!」瑞芳阿姨在講故事時,常常很生氣的抱怨著。   讓基隆河媽媽難過的地方還不只是被罵,當人類解決不了淹水的問題,就把腦筋動到基隆河媽媽身上,除了炸掉出海口的岩石外,還決定把自然彎曲的河道拉直,以為這樣就可以不再淹水了。   人類把他們叫做截彎取直。   第一次誕生的是士林及社子島地區截彎取直哥哥,原本的河道就變成基河路,因此我都叫他小基哥哥;第二次誕生的是濱江地區截彎取直哥哥,我都叫他小江哥哥。   據說兩個截彎取直哥哥誕生後,真的讓台北市不再淹水好幾年。但是,生出截彎取直哥哥,卻讓基隆河媽媽元氣大傷,使得那幾年的水都淹在以前不會淹水的汐止阿姨家裡,人類再度哇哇大叫。   然後,人類的腦筋就動到我身上了。   其實,當人類發現基隆河媽媽在瑞芳阿姨附近離海邊很近時,就想到可以挖一個山洞把水直接引到大海爺爺裡,避開台北的一大堆人類。可是這最短的距離,卻要經過古早的煤礦坑,還要經過有可能把我切開的斷層,所以人類怕怕的。   直到那一年……   2001年9月,不知道是什麼緣故,來了一個大概是喝醉的颱風阿姨,亂七八糟的路徑讓台北地區變成水鄉澤國,整個台北地區機能停擺,人類慘叫連連。   為了不要一直挨罵,人類政府開始向基隆河媽媽催生,於是,我慢慢成形。   2004年秋天,我的身上還插滿各種管線、鋼梁,雲伯伯卻等不及地生出大量雨滴,人類不顧基隆河媽媽的吶喊:「他還沒準備好耶!」,就決定開始使用尚未完全的我。   那一年,基隆河媽媽說,我總共被使用了三次,身上的管線也被沖走了兩次。但據說確實發揮了作用,讓基隆河媽媽感到很欣慰。   2005年春天,我誕生了!   我採用的是「自然溢流方式」分洪,就是當基隆河媽媽的水位到達某一個高度後,就會自動流進我的身體裡,然後通過長長的隧道,在陰陽海附近直接流進大海爺爺裡。因為入水口在瑞芳阿姨家的員山子附近,所以我就叫做「員山子分洪道」。   還記得誕生後第一次分洪,是2005年的海棠颱風,那一次總共有三百三十萬立方公尺的水湧進我的體內,滾滾洪水夾帶著泥沙,轟隆轟隆地穿過我的身體,我興奮地不停顫抖。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2007年的科羅莎颱風,那一次總共有一千六百一十三萬立方公尺的水穿過我的體內,大量的水使我興奮不已。另一次是,2007年夏天的豪雨,主要是因為2006年只有一次豪雨大到足夠啟動我,2007年夏天那一場豪雨雖然只有十萬立方公尺的水流過,但我卻有久旱逢甘霖的感動。   基隆河媽媽告訴我,自從我出生後,台北地區就沒有再淹水了,我那時還不了解為什麼人類這麼怕淹水,也不懂我和人類淹水有什麼關係。   其實在我出生後,有好多人類來看我,對我指指點點的,還有很多人類瘋狂地拍照,說我是偉大的工程,可是我都不懂。   2010年4月,我剛過完五歲的生日不久,正感到無聊之際,有一個人類女孩來到我身邊,她不同於其他拍照或研究的人類一樣,只是靜靜地看著我。   過了很久,她才開口。   「『員山子分洪道』,我真的很感謝你,我可以叫你小員嗎?」   咦?她怎麼知道我的小名啊?這讓我對她多了一些親切感。   「小員,你知道嗎?我真的很感謝你。」   我知道你很感謝我,因為你說了兩遍,但是我想知道為什麼耶!   「我永遠忘不了那一天,當夾帶著黃土、泥沙的大水湧進我們家,所有的家具都泡湯時,奶奶臉上難過的表情,那些家具都是爺爺留下來的遺物,現在都要丟掉了。而且,在玉成抽水站工作的爸爸還沒有回家,那裡是最可怕的地方,整個台北市的水都是從那裡灌進來的。我好怕爸爸會發生什麼我不敢想像的事。」   你是說那個喝醉酒的納莉颱風阿姨造成的水災嗎?   原來這麼嚴重啊!   「還好後來爸爸平安回來了。可是整個台北市都被淹沒了,放在學校的書全部爛掉,電子、通訊等設備也全部癱瘓,好多人的車子都壞掉了,好多房子都不能住。我覺的水災和地震一樣可怕,可是,水災明明就可以預防的吧?」   就像基隆山伯伯和我說的「大禹治水」的故事嗎?   「小員,還好你出現了,自從你開通後,台北市和附近地區就沒有再淹水了。我真的真的很感謝你,謝謝你的出現,守護了台北,守護了我的家。」   我好像有一點了解基隆河媽媽對我說的話了。   「小員,可不可以麻煩你,以後一直守護著台北,不要讓台北地區淹水?」   當然!可是,這本來就是我的工作呀!   「小員,在我心中,你就是整個台北地區的英雄,守護著台北,守護著我的家。」   哇!原來我這麼厲害呀!「英雄」感覺是一個很酷的稱呼。   「小佳,時間差不多,準備回療養院了。」   一個人類女性拉走知道我小名的人類女孩。   「我還想跟小員多說幾句話!」   他們拉扯著,越走越遠。   「這裡沒有小員,你說再多話也沒有人會聽到的。」   「小員明明就在這裡,為什麼你們都不相信呢?」   聲音越來越小。   「在哪裡?」   「在這裡啊!他是台北的守護英雄,你們都不相信!」   「這裡只有河流和橋而已,上車!」   他們離開了。   我卻一直想著「英雄」兩個字。   其實,當個守護台北的英雄也不錯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