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芙蓉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我要握住一個最美的夢給未來的自己~
  • 733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徵文] 馬桶裡的秘密-遺產

  在我家的閣樓,有一個馬桶。   那是一個坐式的馬桶,水箱緊貼著閣樓的牆壁,純白的馬桶外,包覆著一層薄薄的粉紅色光暈。   那是屬於魔法的顏色,那是屬於母親的顏色。 *****   對著地上一小堆樹枝,我手指一彈,樹枝堆頂端冒出火花,火迅速地點燃整堆樹枝,照亮隨著夕陽落下而逐漸變暗的樹林。   我的同伴正將獵來的山雞放血,一旁還有幾條剛死不久的魚,以及五截竹筒的河水。看我將火點燃,他說:「先把竹筒放在火堆旁加熱,等一下才好幫雞拔毛,如果有鍋子的話,燒滾就更快了。」   鍋子?   我笑了笑,伸出食指在眼前輕輕一劃,空氣中突然裂開一個縫,我將手伸進縫裡,掏出一個小鍋子。   「我的時空囊裡剛好有鍋子耶!你需要嗎?」   「你有鍋子幹麼不早點拿出來?」   「我怎麼知道吃烤雞、烤魚要鍋子啊!」   我在時空囊裡又摸索一陣,摸到幾個小瓶子。   「咦?我這裡還有鹽耶!不管是烤雞還是烤魚,灑些鹽一定更好吃。」   我連忙把鹽拿出來,隨手把空中的裂縫抹去,開始替即將成為腹中物的魚洗鹽巴澡。   我的同伴把兩個竹筒的水倒入鍋中,放在火堆上燒。   「水要燒滾嗎?」   「當然要啊!雞淋上滾水,毛就通通掉下來了。」   我點點頭,右手拿起鍋子,左手聚集一團火球在鍋子底部加熱,水一下子就滾了。   「吶!水滾了。我已經忍不住要吃烤雞了!」   我的同伴來來回回看了我和鍋子幾眼,說:「魔法還真方便。」接過鍋子後便往山雞上澆去,同時繼續說:「可以攻擊、防禦,有不用隨身攜帶的儲藏室,還可以使日常生活更便利。」   是呀!魔法真的很方便。   「可是我不喜歡魔法,因為常靠魔法會變成生活白癡。」   同伴看了我一眼,卻沒有停下手邊的工作。他把雞毛清掉後,架起樹枝開始烤雞,之後把抹完鹽巴的魚也同樣穿過樹枝,插在火堆旁。   忙完這些,他突然對我說:「芙蓉,我從以前就很想問你,你既然選擇盜賊當主修職業,為什麼還要輔修魔法師?」   沒錯,我是個不務正業的盜賊。   我全身上下沒有一處不是盜賊的裝扮,在團隊中也是擔任偷襲者的身分,只是我同時具有初級魔法師執照。   「因為我的母親是魔法師。」   母親是福爾島稀少的高級魔法師,我雖然選擇盜賊,但卻沒辦法放棄從母親那兒遺傳下來的魔法天份。   「你母親逼你學魔法?」    不!你誤會了。   「是我自己選擇的。成為魔法師是我紀念母親唯一的方式,但我不想當一個在戰鬥中只能被保護的魔法師。」   魔法師在冒險團隊中,通常是站在後方提供隊友協助的,可以用魔法輔助攻擊或是進行防禦,有時也可以治療受傷的夥伴。   但是,若遇到比自己強的魔法師,或是當隊友都自顧不暇時,魔法師常常成為拖累團隊的弱點,除了靠瞬間移動逃跑外,沒有其他選擇。但真正在乎隊友的魔法師怎麼可能獨自逃跑?   就像身為高級魔法師的母親,她保護了別人,卻沒辦法保護自己。   「真是抱歉。」我的同伴突然向我道歉,我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他帶著歉然的表情說:「提起你家人不好的回憶。」   「沒關係啦!母親去世好久了。而且她離開的時候,就像任何一位魔法師一樣,所有存在的痕跡都消失了。」   除了一個馬桶。   一個不合常理到令我非常困惑的馬桶。   我的同伴遞給我一隻烤得恰到好處的魚,撲鼻的香味讓我十指大動,道聲謝便開動了。   一邊野餐,我們一邊閒聊。   「為什麼魔法師去世後,存在的痕跡都會消失?」他問。   「不知道,也許這是使用魔法的代價吧?」   因為魔法實在是太不自然的能力了。   「至少魔法師還是會留在別人心中。」他做出這樣的結論。   我突然很想問他那個困擾我的問題。   「吶!小志,你覺得馬桶是用來做什麼的?」   他顯然被我問傻了,遲疑一下才回答:「馬桶一般來說是用來上廁所的。」   沒錯,連三歲小孩都知道馬桶是用來上廁所的。   「你覺得一個馬桶放在閣樓裡,還被魔法保護著,是為什麼?」   「咦?」他顯然完全不能理解。   連我也很難理解。   「魔法師去世後,存在的痕跡會消失,可是我家有一個放在閣樓的馬桶,在母親去世後依然被母親的魔法保護著。」   他陷入思考。我不是要拿這個問題難倒別人,但我已經困惑十年了。   「你們魔法師不是都有時空囊嗎?那個馬桶會不會是你母親時空囊的連結點?」   魔法師的時空囊不是什麼四度空間的異世界,而是一個跨越空間的結界,連向魔法師最初設定的位置,通常都會是櫃子、地下室、密室等地方。   我不是沒懷疑過那個馬桶是母親的時空囊,可是……   「可是印象中,母親從時空囊裡拿出的東西有些比馬桶大,不可能放進去呀?」   「你通過魔法師檢定後有回家過嗎?」我的同伴突然這麼問。   我搖搖頭,冒險學校畢業後我就和同學出來冒險了,還沒回過家。   「你要不要改天回家看看,說不定現在的你能解開那個魔法。」他露出一臉解決了的表情。   回家!   「好呀!小志你要陪我回去嗎?」   「咦?這是沒問題,但我們得先完成這次任務吧!」   我開心的笑了。這次的任務是要找一些石頭,我們隊伍兵分三路分頭尋找。   「我們兩個要找『黃金比例鵝卵石』對吧?」   我的同伴點點頭。   「『鵝卵石』就要到海邊找。這種石頭經過河流的搬運及碰撞,逐漸變成卵的形狀,而且一直維持著,代表它的弧度可以抵抗一定的攻擊,特別是『黃金比例鵝卵石』,常常是築起高級魔法防護罩的媒介。」   「就像你說『長石』是地表最多的礦物,可以用來召喚土之精靈一樣有用。」   我點點頭,各種石頭與礦物都可以依照性質加強魔法的力量。   「但這個和你回家有什麼關係?」他顯然有注意到我異常開心的笑臉。   「我的老家就在我們正要去的海邊。」   聞言,他有點傻眼地看著我。   「不要這樣看我啦!你說要陪我回家一趟的,明天我們去找石頭就順便回家嘛!反正我家裡現在都沒有人住了。」因為父親很早很早就去世了,在我還沒有記憶時。   我的同伴突然摸摸我的頭,笑了笑說:「又沒說不陪你去。」   我喜歡被他當孩子寵,可是   「不要弄亂我的頭髮啦!」   站在家門口,我有一種近鄉情怯的感覺。   離家超過六年了,現在回來,我應該帶著什麼樣的表情?   身旁的同伴推了推我,我往前踏一步,深深吸一口氣,緩緩推開門。   眼前是幼時熟悉的場景,六年如一日毫無變化,只是積了厚厚的灰塵。   我們小心翼翼地踏入家門,深怕揚起的塵埃會遮住視線。   爬上通往閣樓的梯子,一眼就望見那個馬桶。   它依然閃耀著粉紅色的光暈,在滿是灰塵的閣樓裡特別耀眼。   我們走近馬桶。   現在的我隱約可以看出魔法在馬桶外流動的軌跡,但它和尋常魔法不一樣,是我不能理解的流痕。   順著魔法流動的軌跡,我的視線停在沖水手把上。   我的同伴突然說:「你要不要像一般馬桶一樣,沖水試試。」   我靠近沖水手把仔細觀看,發現沖水手把上有我從來沒發現的魔法咒文,我雖然看不懂,但卻看出裡面含有血緣相關的符號。   也許,這個保護著馬桶的魔法只有我能解開。   我照著同伴的建議,將手放在沖水手把上,運起魔法,同時壓下手把。   沒有一般馬桶嘩啦嘩啦的沖水聲,卻從馬桶裡傳來鏗鏗鏘鏘物體撞擊的聲音。等聲音停下,原本覆蓋在馬桶上方的粉紅色光暈也消失了。   我和同伴對望一眼,均是一臉疑惑。   「打開蓋子?」他說。   好像也只能這麼做。   我將手伸向馬桶蓋,雖然知道只要打開就能了解馬桶的秘密,但我卻止不住的顫抖。   十多年的疑惑,終於要真相大白了。   慢慢地,我打開馬桶蓋。   蓋子一掀開,馬桶裡發出五顏六色的光芒,把我嚇了一跳。   那些光芒慢慢地聚集在馬桶上,逐漸變成長方體的形狀,然後凝聚成一封白色的信,緩緩降落在馬桶裡。   我蹲下身體,撿起那封信。   信的下方,也就是馬桶裡,此時推疊著滿滿的寶石,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數量。   我顫抖著手,打開那封信。      給親愛的女兒:     當你看到這封信,就代表我已經不在你身邊,而你也成為一個   可以獨當一面的魔法師了。這些寶石,是我和你身為盜賊的父親,   當年冒險時撿來、偷來、用任務換來的紀念。每一顆,都是為了保   留給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出現的孩子,也就是你,我最愛的女兒。你   父親離開後,我依然保有收藏寶石的習慣,逐漸累積起這麼樣的數   量。這些寶石,全部,都是身為父親和母親對女兒你的保護。我知   道你想問,為什麼放在馬桶裡,我只能告訴你,這是你聰明的母親   的創意,因為,絕對沒有人會想到馬桶裡有這樣多的寶石吧!^_^     你能解開馬桶上的魔法,代表你至少有初級魔法師的實力,同   樣身為魔法師,母親我感到十分的欣慰。不論我為什麼不在你身邊   ,我親愛的女兒,你都要相信母親,還有你父親,絕對不是刻意丟   下你的。人生總有很多無奈的事,等你長大就會明白了。     利用這些寶石,應該足夠還清你活到現在所欠下的人情還有金   錢,也許還有剩,你要怎麼運用它們,我相信你能做決定的。好好   地使用這些寶石,這些都是最愛你的父母親留下來的禮物。     如果你想問為什麼在我這個魔法師離開後,仍然有魔法留下來   ,我只能告訴你,這是高級魔法師的秘密。     帶著這些寶石,帶著我們的祝福,我相信你會活的很幸福的。                        最愛你的母親 筆   我有點鼻酸,但想到一個年方十八的女孩,跪坐在馬桶前面,甚至趴在馬桶上面痛哭的畫面,我就哭不出來。   偷偷瞧了身邊同樣看完這封信的同伴一眼,見他露出古怪的表情,我更哭不出來了。   我深深吸一口氣,把信收好。      母親,我向你保證,我會帶著一整個馬桶的寶石,過得很幸福的。 *****   在我家的閣樓,有一個馬桶。   那是一個坐式的馬桶,水箱緊貼著閣樓的牆壁,閃耀著耀眼的純白光芒。   那是屬於親情的顏色,那是屬於愛的顏色。 ----------------------------------------------------------------- 註: 其實這是我某一篇目前只有人設及世界觀的奇幻冒險故事 我的理想是要把我的專業領域融入故事中教給別人(這是理想啊~囧) 這一篇既然是偷偷借用男女主角 所以就做了一點小實驗(以文中的兩種石頭為例) 未來等我找到可以養活自己的工作時,才有機會把它成真吧QQ... (ps.男女主角把火言歡時絕對不是談論馬桶呀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