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水芙蓉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我要握住一個最美的夢給未來的自己~
  • 79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小說] 笑泯恩仇情永在-6

  「呵呵~」游夢靈輕笑道:「藥啊!有一種藥,可以使人內息翻騰不已,就如同中了掌勁、受傷一樣。它的藥效不長,對於沒有真氣的人也起不了作用,但卻足夠讓我用這小手段騙過前輩您,親口承認自己的陰謀。不過,您也不要太難過,至少您也成功滅了杜家莊,報了您所謂的仇。」   場上眾人這才恍然大悟。   「哈!哈!哈!」嚴上坊大笑三聲,一口氣喘不過來,吐了一大口黑血,哼道:「沒想到我處心積慮的最終復仇,竟然被一個小女娃反騙,哈哈!老天註定亡我啊!」語畢,嚴上坊緩緩倒下,毒氣攻心,七孔流血,死了。   「阿彌陀佛。」圓音大師口念往生咒,眾人則交頭接耳,有人謾罵,有人嘆息。   游夢靈抬頭望向身旁杜承諺的雙眼,杜承諺恰巧也將視線轉向游夢靈。游夢靈發現,杜承諺的眼中只剩下自己,好像周圍發生的任何一切,都與他無關。   游夢靈不知該喜該憂,嘆了口氣,將視線轉向洪宣成,問道:「洪大哥,令堂還好嗎?」   「多謝夢靈姑娘關心,我已經將家母安置妥當,她日前還念茲在茲地要我通知你去探望她呢。」   游夢靈笑了笑,道:「待我有空吧!是說,你怎麼會知道嚴上坊的陰謀?」   「當年你教會我不要被仇恨蒙蔽眼睛,我才得以發現真正的殺父仇人就在身邊。在處理這件事的同時,我無意間發現與你有關的線索,追查下去,才發現這天大的秘密,此時聽說你將要決戰,怕你發生意外,我連夜趕來,還好似乎是趕上了。」   兩人說話的當下,眾人也都圍了過來,總算是想起今日聚眾的最初目的。   「阿彌陀佛,洪施主盡力追查真相的心令老衲佩服。雖說當年萬淵幫所做所為令人髮指,但游尚延造的孽早在二十年前就已付出代價,恩怨情仇何時了,依貧僧所思,不如我們就將此恩怨化為歷史,今日之事就到此為止。不知諸位意下如何?」   眾人竊竊私語,都覺此法可行,畢竟沒有人會希望逼迫一個不得已身負原罪的可憐姑娘。   「我不同意。」突然冒出聲音,一名身穿紫衣的道長自人群中走出,他道:「這女人流著游尚延的血,身負萬淵幫的武功,我怎樣也不相信她不會做與游尚延相同的事。」   「阿彌陀佛,塵昔道長何出此言?」   「哼!你們真相信這邪門妖女的話?」塵昔道長憤憤地道:「你們真認為她從來沒有殺過人?沒有人為她而死?」。   「道長,說話要有憑有據,」洪宣成皺眉問道:「您姑且說說,游姑娘究竟得罪您什麼?又害了誰?」此話已是極不尊重,但洪宣成卻不以為意,他一向只尊重他認為該尊重的人。   「哼!若不是這妖女將我的愛徒打傷,不能動彈,以他的武功,怎會被人襲擊致命?」   聽到此話,游夢靈歪著頭,不解道:「不可能的,我若打傷人致不能動彈的地步,必定躲在一旁等他被救或是同門來接應才走,若是在被救離後又遭逢什麼變故,我如何管得著呢?」   此話一出,場邊幾名曾被游夢靈打傷之人才驚覺,原來受重傷當下一直沒有被人襲擊,不只是自己命好,而是有人在旁保護。   「哼哼!」塵昔道長冷哼道:「但你卻拖離不了干係,你沒有打傷他,他便不致死,所以你怎麼可以大言不慚地說自己問心無愧。」   「你這人說話怎麼這樣,」洪宣成口氣中已無任何尊重,怒道:「若不是你們先襲擊游夢靈,她又為何要打傷你的徒弟?難道要她站在那邊等死嗎?」   「本來就是!邪門妖女本來就沒有活著的空間,是天理不容,人人得而誅之。」   這話令在場眾人傻眼,不知向來德高望重的塵昔道長為何口出此言。   「阿彌陀佛,」一直沒有開口說話的靜玄師太此時終於開口,問道:「道長何出此言?每個人活著就有其存在的意義,沒有人是必須死亡的。」   「師太,我敬您是一代大師,沒想到您竟然如此包庇這邪門妖女。」   「阿彌陀佛,」靜玄師太答道:「您口口聲聲妖女妖女,殊不知,萬物生而平等,若要強加標記,這下標記之人必定心中存有此念。我們已經犯下一次錯誤了,何不就此打住,還給游姑娘一個活出自己的機會?」   靜玄師太這番話,喚醒了大多數人心中的善念,再加上先前游夢靈在劍下那番告白似的話語,不少人已經對於這名姑娘心生同情、憐憫,願意就此結束。   但聽塵昔道長依舊冷冷地道:「圓音大師和靜玄師太願意包庇這邪門妖女我就不多說什麼,但是貧道以及武當派絕對不會善罷干休,定要讓你付出代價。」   語畢,拔起佩劍,指向游夢靈。杜承諺下意識地將游夢靈拉至身後,緊握劍柄。   「等等,」洪宣成突然道:「不知道長的愛徒被襲擊後,身上是否有任何特殊的指痕?」   「雖不知你為何一問,不過告訴你也無妨,他身上的確有如同被鷹爪抓過的指痕。」   「鷹爪功!」人群中有人驚呼。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