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水芙蓉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我要握住一個最美的夢給未來的自己~
  • 79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小說] 笑泯恩仇情永在-4

  「成名後,杜銘彰並沒有驕傲自大,反而廣結善緣,並且忠於自家事業,杜氏夫婦的善心,更深獲各界好評。一天,兩夫婦在自家門口發現一名受傷的乞丐,善良的兩人決定收留他,並做為自家的僕人。殊不知,此人正是當年被杜銘彰打敗、打傷的嚴上坊所偽裝,為的是要潛入杜家莊挾怨報復。   「但是,幾年過去,嚴上坊找不到杜氏夫婦的任何破綻、虛偽,挑起內鬥或是聯合外人都不可行,憤恨不已的他,終於等到萬淵幫的出現。無惡不作的萬淵幫殺人可以沒有理由,於是,他在萬淵幫中丟下謠言,讓幫主認為杜家莊有足以稱霸武林的秘笈,以及大量的金錢,游尚延自然不放過這個機會,勸降杜家莊不成,就滅了杜家莊。」   眾人皆驚訝地交頭接耳,不敢置信,杜承諺更是悲憤痛苦,但洪宣成的手卻仍重重地壓在他的身上,杜承諺只能咬牙強忍。   只聽洪宣成朗聲道:「但嚴上坊的陰險不只這樣,他利用杜氏夫婦的信任,將杜家少爺帶走,並且從小灌輸他滅族的大仇,但萬淵幫已滅,杜少爺只能痛苦地將仇恨放在心裡。另一方面,在萬淵幫被滅的當下,嚴上坊躲在萬淵幫附近,親眼瞧見懷有身孕的幫主夫人自密道逃離,於是他長期追蹤她們母女,甚至在某些時候伸手幫助她們,並製造機會讓杜少爺和那姑娘認識。最後,當杜少爺為了復仇親手殺了那姑娘,甚至兩敗俱傷,再將事實告知。讓杜少爺一輩子痛苦,就是他最大的快樂。」   杜承諺疑惑地望著那陪在身邊多年的老僕,想從他身上得到答案。   「哈哈哈,」那老僕大笑,邊鼓掌邊道:「真好聽,真好聽。從來沒聽過這般撲朔迷離、感人肺腑的故事,你去當說書的我相信絕對出名。但這個故事的真實性,不免令人存疑,如果我不是你說的嚴上坊,那這些故事等於鬼扯。圓音大師,你說是不?」   「阿彌陀佛,出家人不打誑語,洪施主此言可有證據?」   洪宣成笑道:「當然有,否則我怎會得知此事。在場諸位前輩,想必對於當年嚴上坊的成名技鷹爪功頗有印象吧?如果我可以逼他使用鷹爪功,那麼就足以證明他就是嚴上坊。圓音大師,不知可否讓晚輩試試?」   「你不要再將話題引開,」那老僕道:「今日之戰根本不是為了嚴上坊而來,而是消滅萬淵幫餘孽,游夢靈。」   「喂!你這傢伙,」場邊一人喊道,「你是作賊心虛還是怎樣,幹嘛三番兩次阻止洪宣成的行動,若你真的是嚴上坊,我相信在場各位對殺了你的興趣,絕對比殺游夢靈來的高。」   這人的言語,確實反映出在場眾人的心,老一輩的人對於當年嚴上坊的所作所為心生恐懼,也對當年他突然消失這件事耿耿於懷,自然希望得到真相;年輕一輩則對於要殺一個如花似玉、溫柔可人的姑娘沒有好感,自然是希望戰況轉向殺一個真正的惡人。   「阿彌陀佛,既然眾意如此,那麼就請洪施主動手吧!」   「多謝圓音大師。」語畢,洪宣成以極快的速度欺近那老僕,出手如電,那老僕只得伸手抵擋,卻是將杜氏劍法徒手使出。   兩人對了十多招,眾人只覺眼花撩亂,一天內可以觀看兩場決鬥,真覺不虛此行。   杜承諺無神地望著眼前的戰局,不知道自己該有什麼表情及情緒,身邊的人一個接一個變成敵人,自己到底該相信什麼?能相信什麼?   這時,杜承諺感受到懷中的人動了動,才驚覺游夢靈已經自行解開穴道,清醒過來。   游夢靈轉頭觀察了周圍的情況,最後停在場中的戰局,輕聲疑惑道:「洪大哥?」   「你認識他?」杜承諺同樣輕聲問道,口氣卻沒有先前的冰冷。   「有過數面之緣,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洪大哥會和你家僕人打起來?」   杜承諺幾句話帶過先前的故事,游夢靈眨眨晶亮的雙眼,輕道:「果然是這樣,我一直感到疑惑,照娘所說,當年我爹並不清楚杜家莊,為什麼會突然去滅莊?果然是有人從中作梗。」   「你相信他的話?」   「不論那人是誰,至少證明當年爹不是無故去滅杜家莊的,但滅莊、殺人是事實,我不會因為這樣就替爹找藉口脫罪。」   「夢靈……」杜承諺加重抱著懷中人兒的力道。   游夢靈笑了笑,輕道:「能再聽到你叫夢靈,真好。」   杜承諺無語,只是緊緊地抱著夢靈。   稍稍觀察戰局,夢靈輕問:「吶,你說,如果你家僕人真的是嚴上坊,他會不會為了隱瞞真相,寧死也不願使出鷹爪功?」   「那又如何?」杜承諺其實不想再管任何事了,他只希望時間就這樣停下。   「不如何呀!只是這樣,你永遠沒辦法知道你父母是不是真的被陷害了。」   「你想做什麼?」   「如果洪大哥說的沒錯,嚴上坊的目的,是你殺了我,然後知道真相後痛苦萬分。既然這樣,我們就將計就計,我偷襲你、打傷你,然後你為了防禦將我殺了,這樣一來,不僅達到今日聚眾的目的,嚴上坊或許會親口說出真相。」   「不行。」杜承諺毫不猶豫地,在游夢靈疑惑的眼神中,說道:「殺你,我做不到。」   游夢靈輕笑出聲,緩聲道:「傻瓜,不這麼做,今日之事不會結束的。但你這樣說,我好開心。」   杜承諺再度無語地緊緊抱著游夢靈。   場中,洪宣成和杜家老僕的對戰還在進行,洪宣成本身就不是以近身搏鬥成名,但杜家老僕卻不知是否因為對杜家劍法不熟練,而無法使盡全力,兩人的攻防陷入膠著。   「放開我!!」此時,一個女性尖叫聲傳遍全場。包含對戰的兩人,所有人皆朝著發出聲音的地方望去。   只見被杜承諺抱著的游夢靈突然一掌打向杜承諺胸口,杜承諺噴出一口血,運勁推開游夢靈,並連拍數掌,游夢靈就如同斷線的風箏一般飛至距杜承諺兩丈處,重重摔下,杜承諺則盤腿運功。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